<big id="6onx0"><nobr id="6onx0"></nobr></big>
    <strike id="6onx0"><sup id="6onx0"></sup></strike>

    <code id="6onx0"><small id="6onx0"></small></code>
    海東日報首頁

    福地東溝 美麗家園

    2023-02-07 10:27:10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文/李永春 祁國忠

    在互助土族自治縣,提起東溝這個地名,大多數人的印象中這里群山逶迤,景色秀美,民風淳樸,稼穡葳蕤,牛羊入詩,如同一幅油畫,充盈著濃厚的民族特色。

    東溝鄉位于互助縣境中部,湟水谷地北側山地、溝谷地。東接丹麻鎮,西連威遠鎮與東和鄉,北靠祁連山支脈龍王山,南臨東山鄉,平大公路、加西高速穿鄉而過。

    東溝鄉文化資源極其豐富,在住建部公布的五批共計6819個中國傳統村落名單中,青海省共有123個村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其中東溝鄉的大莊、洛少、年先三個村落入選。了解東溝地理風情的人自然而然就會聯想到“大莊黑泉的一百零八個泉眼”“洛少的喬姓”“年先溝的古堡式古村”等一個個蘊涵神奇而美麗的村落以及背后的故事。

    魅力四射大莊村

    驅車從互助縣城向東駛上平大公路,大約六七公里路程,一個美麗的土族村莊標志性的彩門便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這就是互助縣首個入圍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東溝鄉大莊村。

    大莊村是互助土族的發祥地之一,早在卡約文化時期,就有人類在這里繁衍生息。當地村民取土時曾挖出“大泉五十”錢幣和灰瓦片等物品。至今,已在大莊村發現了數個青銅器時期遺址,不僅挖掘出陶器,還出土了三件石器。此外,還有鹿角、獸骨等。從這些遺址中,我們仿佛看到遠古時大莊村的過往。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從逼仄狹長的水泥硬化小路,進入豁然開朗的黑泉所在地,南宋大學士朱熹的這半句詩,倏忽間從心底一下子涌了出來。

    大莊村有神奇的一百零八個泉眼,可是,這么多的泉水是從何而來?聽村民們說,這里的泉水和互助北山的龍王山相通。傳說明朝萬歷八年,村民為了祈求平安前往龍王山,在那里撒了“鹿馬”,回來后村莊周圍就出現了大量泉眼,村民們由此將這些泉水視為“神泉”,并將它們和龍王的傳說聯系起來。

    2021年,黑泉民俗生態文化旅游村建設實施。黑泉小濕地公園開發建設以“特色濃郁、文化高雅、主題鮮明、生態和諧”為準確定位,挖掘土族旅游文化,繁榮地方經濟為目標,多元投入,著力打造休閑度假、旅游觀光、土族特色鮮明的黑泉旅游景區。以旅游為突破口,以發展特色景點、特色人文環境、特色自然生態風光為基礎,依托當地土族特色餐飲產品、土族原生態農家樂住宿的有利資源,逐步打造出以特色旅游、文化、休閑度假為主線,以全縣唯一體驗土族文化和土族原生態為特色的民俗文化休閑旅游精品景點,通過旅游及旅游附屬產品增加農民收入。

    穿梭在茂密的云杉林中,看見大小不一的泉眼,你會逐漸明白樹林和黑泉相互依存的道理:泉水養育村民,村民植下樹木,樹木涵養水源,循環往復,互相依存,缺一不可。正如大江大河的源頭都同樣毫不起眼一樣,這就是大莊村飲用水源不竭的秘密所在。黑泉,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滋養著大莊及周邊的土族群眾。

    盤繡是土族獨有的一種繡法,復雜巧妙,匯集著古老土族文化的深刻內涵。盤繡是土族刺繡中最主要的繡法,是土族婦女一生的必修課。大莊村作為一個傳統土族大村,自然不乏盤繡達人。

    在青海東部山區,勤勞、樸實的土族婦女世世代代傳承著古老傳統的民族刺繡藝術,她們的刺繡技藝精湛、做工精細、巧奪天工。2006年5月20日,土族盤繡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目前,政府引導扶持土鄉民俗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大力優化大莊“青繡”文化產業發展,逐步實現“指尖技藝”向“指尖經濟”轉變的農民增收新渠道。為充分發揮東溝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基地優勢,使特色民俗文化轉變為帶動群眾共同致富的文化產業,不斷加大對“青繡”文化產業的扶持,在傳承土族傳統刺繡技藝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同時,將婦女手中的“青繡”發展為綠色手工產業。組織繡娘參加縣端午節香包大賽、納頓節“青繡”大賽,展現了繡娘技藝,期間,共獲獎項40余項,累計選派760人參加了各類培訓130期,提升繡娘整體素質,促進青繡產業發展。鄉黨委堅持發揮示范帶動作用,依托胡蘭索卡、阿姑繡等專業合作社,不斷擴大“青繡”手工藝品制作規模,舉辦刺繡大賽等活動,擴大“青繡”產業知名度。東溝“青繡”藝人用一針一線繡出了海東乃至青海的“文化新名片”,“青繡”產業也成為東溝群眾增收的又一重要渠道。

    寧靜祥和洛少村

    在東溝鄉的東部,有這樣一個古老的村莊,清朝乾隆年間莊堡錄中就有它的名字出現。在百年后,當它以一個傳統村落的身份,再次出現在人們面前時,我們無不為它外形結構、歷史變遷和別具一格的民俗而贊嘆。它,就是洛少村。

    遠觀洛少村,猶如一把鐮刀平放在山巒河流之間,而一社尼忙口位于最北端刀柄把手的位置,二社讓頓則位于刀柄位置,三社洛少口位于刀柄和刀連接的部分,四社洛少溝腦就相當于鐮刀的刀刃位置。

    洛少村是一個土族聚居村,在民國以前稱為“窩洛善”,“窩洛善”為土族語,意為清澈泉水。遍看東溝鄉東部的所有山溝,唯有洛少溝泉眼眾多,溪水清澈,“窩洛善”之名也由此而得。

    據《互助縣志》記載,在清朝乾隆年間莊堡錄中,互助縣東溝鄉只有東溝門莊(姚麻村)、東溝大莊、窩洛善莊、尼茫捻線莊四個村子,可見洛少村是東溝最早的村莊之一。在我們的走訪中,村民們都一致認為:“喬家是洛少村的占根”,而所謂的“占根”就是最先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

    關于洛少村喬姓的形成,多年研究土族習俗的喬志良老師有著這樣的見解:應該是在元末明初時期。元末,蒙古軍民為躲避明軍的追殺,開始隱姓埋名,蒙古古老的姓氏乞顏氏也不例外,現今,蒙古族和土族的祁姓皆由“乞顏”音近而得,喬姓也是“乞顏”音近姓氏之一。而在洛少村,喬氏自稱為“蒙古勒”人。因此,這種說法具有一定的邏輯性和準確性。

    在洛少村,有著喬氏源于東山喬家莊一說。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喬吉溝和洛少村的喬姓人數,已經遠遠多于東山喬家莊,并覆蓋到了周邊的村落。

    洛少村是一個山清水秀、人杰地靈的地方。從村子對面的欠巴埡壑遠遠望去,洛少溝宛如一位老人盤腿端坐。高高的“薩朗”山猶如身子,“薩朗索格多山”猶如頭顱,而“鮮姜達列托羅蓋”(團城)、“哈喇喇嘛胡旭”(寧瑪派高僧修行處)猶如左右兩腿盤坐,整個山溝沒有一處破裂的埡壑。洛少溝陽面山嶺被稱作“滿達”,夏季野花盛開;陰面山嶺被叫做“強都烏拉”,好似鵬鳥降落。

    深山“古堡”年先村

    在與洛少村僅一嶺之隔的深山之中,隱藏著另一座古老的神秘村莊——年先村。雖僅一嶺之隔,但它卻與洛少村有著完全不同的風貌。

    年先,當地人稱之為“葉森郭勒”,土族語言“葉森郭勒”意為有九條水溝的地方。細數被大山層層包圍的年先村溝壑,其實遠不止九條,而當地人所謂的九條溝也僅限于村莊內部較大的溝壑。與我們在海東其他山區所看到的溝壑不同的是,年先村的這九條溝的地形排布特別有規律,并且由于每條溝內都有泉眼的分布,因此每條溝內都形成了豐盛的水草灘,每條溝的垂直高度最少在100米以上。

    如果鳥瞰年先村,可以發現它的溝壑呈魚骨狀。位于村莊最中部自東向西流淌貫穿整個村莊的“葉森郭勒”是魚主干骨,村莊最東部的“古公郭勒”是構成魚頭骨的溝壑,最西邊自北向南流淌的“隆希郭勒”和自南向北流淌的“希格郭勒”則是魚尾骨的構成,而自北向南流淌的“尼茫溝”“胡都郭勒”“卜浪圖郭勒”與自北向南流淌的“吉瑪圖郭勒”“窩郭勒”和“馬永郭勒”為魚主干骨兩側的腹肋骨。

    之所以說年先村的地理位置獨特,是因為它與周圍的村莊僅一山之隔。而恰巧也是這一山之隔,注定了它在歷史上獨特的戰略意義。

    從喬志良以往的研究可以推斷,年先村的形成多與格日利特有關。在互助縣土族中,廣泛流傳著祖先是蒙古人,以及成吉思汗大將格日利特(格熱臺)率部留駐索卜灘,逐漸繁衍而成土族的傳說。在那個戰亂紛飛的年代,格日利特在其駐扎的索卜灘村周圍,選取易守難攻的防御之地是很有必要的,也是作為一個將軍所必須具備的基本軍事才能之一。因此,格日利特便派軍師查看其周圍符合防御之地,而軍師走到“葉森郭勒”時,恰好手中所捻的羊毛線也剛好完成,因此,村莊也稱為捻線莊,在新中國成立后因常年獲得先進而被稱為年先村。

    格日利特看該地地形山脈呈“回”字形,攻可出西部尼??谥两駯|溝鄉政府所在地,退可走東部古工嶺埡口至索卜灘村,加之溝內豐富的水源和豐盛的水草足以保證駐軍的生活所需,是一處理想的駐兵之地,遂派十戶長駐兵此地?,F今,年先村周圍山梁的埡口有“囊卡”“納卡”(“卡”去哨卡之意)的地名、和古工嶺埡口的“車路灣”為這一說法提供了有力的依據。

    “東溝饃饃”促振興

    走進村容整潔的昝扎村,在負責人的帶領下,我們來到“東溝饃饃”操作間,只見十幾個婦女一邊忙碌地制作各式土族傳統饃饃,一邊聊著家常,說到開心處,傳出陣陣歡笑聲。作坊的不銹鋼案子上一排排整齊地碼放著錕鍋、曲連饃饃,好幾個大紙箱里是炸好的麻花、馓子、“牛肋把”、盤馓,色澤金黃,香味四溢。

    昝扎村村民在起先的摸索經營中嘗到了發展文旅產業的甜頭。他們立足土族文化傳承根底厚、非遺項目多的優勢,瞄準城里人對傳統饃饃的舌尖情懷,將土族傳統饃饃確立為助農增收的重點培育產業,在縣城、集鎮和村內開設饃饃店鋪18家,年銷售總額達110余萬元。

    為深入挖掘東溝民俗文化,鄉黨委政府找準濃郁農耕文化與民俗文化的結合點,投資180萬元在昝扎村建成集土族傳統饃饃制作、銷售為一體的饃饃產業基地,指導昝扎村黨支部注冊福地東溝饃饃食品加工有限公司,逐漸把“東溝饃饃”打造成生產加工、企業合作、市場銷售、品牌營銷的產業模式。

    同時,成立福地東溝饃饃產業協會,負責收購全鄉非遺傳承人、巧手廚娘制作的原生態手工傳統焜鍋饃饃,以“企業+村集體+農戶”的模式,主動對接市場需求,不斷擴大營銷渠道,增加群眾收入。

    通過政府搭臺、能人拉動、群眾“唱戲”、媒體助陣的方式,多措并舉讓“東溝饃饃”產業步入發展快車道。連續舉辦5屆饃饃大賽,在各大主流媒體的廣泛報道下,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目前,“東溝饃饃”品牌正在向全省覆蓋,預計年銷售額將達到130余萬元,“巧手廚娘”年人均收入達到萬元以上,饃饃產業已成為東溝群眾增收致富的一條重要途徑。

    鄉黨委始終堅持把產業興旺作為鄉村振興的首要任務,成立了黨建引領饃饃產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下設一個黨支部,大力發展“東溝饃饃”產業,探索形成“黨建引領、協會推動、黨員帶動、群眾參與、公司運營”的產業發展新模式。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2020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