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6onx0"><nobr id="6onx0"></nobr></big>
    <strike id="6onx0"><sup id="6onx0"></sup></strike>

    <code id="6onx0"><small id="6onx0"></small></code>
    海東日報首頁

    轉導 古代甘青之間的“旱碼頭”

    2022-11-29 14:21:57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古寺藏身古堡中 李景鵬 攝

    □文/祁國忠

    當看到忠孝、大灣、接官嶺這些既優美又極具歷史文化內涵的村名時,你是否也會和我一樣,內心涌起一探究竟的沖動?接官嶺和官亭鎮大名鼎鼎的接官亭有著怎樣的聯系?忠孝村有什么忠孝故事?大灣村是否有一處很大的灣而得名?

    長期的走訪經驗告訴我,地名的內涵不僅僅是書面的含義,更多地要挖掘其背后的歷史淵源。筆者通過走訪和挖掘史料得知,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轉導鄉不僅有宋代的黑城子遺址以及縣域內保留最完整的后坪烽火臺遺址,還有文成公主進藏時經過這里留下的美麗傳說,更有非物質文化遺產“財保神”在本地的傳承演繹。

    在忠孝村 探尋古城秘密

    轉導鄉位于民和縣境東南部,東與甘肅省永靖縣新寺鄉、川城鎮接壤,南接前河鄉,西與馬營鎮相連,北與大莊鄉相鄰。因為轉導鄉地處黃河谷地北側山地和溝谷中,所以才有了境內溝壑縱橫、山巒重疊、地形復雜的地理特征。這一特征在紅合峴、李家峴、墩峴子、峴子、張家峴這些散落在轉導大地上的村名中都能體現(峴,意為小而高的山嶺)。

    進入轉導鄉地界,我的第一站是造訪位于境內西部的忠孝村,因為這里是我沿途遇到的第一個有歷史文化的村子。忠孝村周邊分布著中灣、王家山、蘇家灣、轉導、落龍溝、后溝、紅合峴、接官嶺等村莊,因為大山的阻隔,這些村子之間的距離算不上太近,但都有各自的風格,它們或坐落于山頂之上,或置身于山間的灣地之中。盡管身處大山之間,但每個村子都有自己的生存發展之道。

    因為職業習慣使然,一到忠孝村,我便迫切地想要了解村名的含義。遺憾的是,經過一番探訪,在這里我并沒有聽到關于“忠”和“孝”的故事。但村里的老人告訴我,這里有座黑城子遺址。經村民指引,我們來到黑城子所在地——忠孝村黑城子社一處平緩的臺地,這里距離民和縣城68公里,2013年4月,被青海省人民政府確定為第九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屬古遺址類,年代確定為宋代。

    關于這座古城遺址,老家在民和的馬繼文先生曾發表過相關文章。從他的文章中我們不難找到關于古城的答案。馬繼文寫道:那時戰事激烈,這黑城子城是一夜之間筑起來的,筑城的軍民無數,黑城子下牙灑河的水曾被干渴難挨的筑城人喝干了。后來,敵軍從正北面的“營盤嶺”(當地人對牙灑嶺的稱謂)上居高臨下,用“跌水箭”(從高處向下射箭)攻破北城墻(現存古城遺址北城墻坍塌最為嚴重,比其它三面墻體低矮)。這座古城歷經滄桑,但當地人對它的歷史,所知曉的也僅僅是這些只言片語。

    黑城子古城城址平面呈長方形,東西長約320米,南北寬約255米。城墻夯筑,殘高5米至8米,基寬8米,頂寬1米至3米,夯土層厚0.15米至0.23米。南北各開一門,寬12米,門外有甕城,長32米,寬29米。城外有護城壕,寬25米,深3米至5米。城內散見灰陶片、瓦片等,根據夯土層和采集到的標本特征分析屬于宋代城址,在《中國文物地圖集·青海分冊》中有著錄?!睹窈涂h志》記載:“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今民和地區成為唃廝啰政權轄地。”

    公元九世紀中葉后,西北地區的吐蕃政權崩潰,之后吐蕃種落分散,呈現分裂割據的局面。到公元十一世紀初,河湟地區出現了唃廝啰政權。唃廝啰原名欺南陵溫,系吐蕃王朝亞隴覺阿王系之后裔。誕生于高昌,后被人迎至河湟地區,建立宗喀政權。北宋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居宗哥城(今平安區),公元1018年遷邈川(今樂都區)。北宋天圣十年(公元1032年)后遷青唐城(今西寧市),“號為西番”,史稱其政權為唃廝啰,《宋史》稱為青唐政權。唃廝啰政權一直奉行“附宋抗夏以自保”的政策,雖然宋神宗在熙寧年間起用王安石,實行拓邊政策,即唃廝啰政權在唃廝啰之子董氈、董氈養子阿里骨執政時期,唃廝啰與宋朝的友好關系幾度遭中斷,但總體上與宋朝建立了友好關系,接受宋朝官爵,抗御西夏,直到北宋徽宗崇寧三年(公元1104年)四月宋攻取青唐,唃廝啰政權對河湟、洮岷地區的實質性統治基本結束。

    唃廝啰政權的疆域,東至秦州(今甘肅省天水市)西界,南至今果洛地區,北至祁連山,西括青海湖,大致占有《宋史·地理志》上的鄯州(今西寧)、湟州(今樂都)、廓州(今化隆群科)、熙州(今甘肅臨洮)、河州(今甘肅臨夏)、洮州(今甘肅臨潭)、岷州(今甘肅岷縣)、迭州(今甘肅迭部)、宕州(今甘肅宕昌)等地。

    而處在河湟中心區的黑城子古城是唃廝啰政權抗御西夏(亦或北宋)的一個屯戍城堡??梢韵胂?,當時的城堡之中,衙署、營房、馬號、民居、街道等一應俱全。而從現在的發現來看,還附有墓地和烽燧。墓地在城外東北臺地上,現已成為耕地。古烽燧遺址現存于西北方向的牙灑嶺(即營盤嶺)和西南方向的荊芥嶺上,以掎角之勢,互為照應。在當時,這可是黑城子城堡的眼睛,一旦發現敵情,烽煙滾滾,既是向城中,也是向河州或湟州方向傳遞訊息,做好迎敵準備或是請求馳援。

    而作為唃廝啰政權軍事駐防的黑城子古城為什么稱為“黑城子”,沒有確切的答案??v觀全國,黑城子不止這一個。遼寧北票黑城子,屬遼代古城遺址;內蒙古額濟納黑城子,屬西夏古城遺址;甘肅靖遠黑城子,屬宋代古城遺址;還有寧夏固原黑城子、青?;『诔亲拥?。這些遺址從東北到西北一線,沿當時遼、夏、吐蕃與宋的邊界線,大致存在于同一歷史截面上,且均以“黑城子”命名。

    這座城的建制,除四角的城垛外,東西各有三個城垛,南北在甕城(城門)兩側各有一個城垛,建筑樣式和中原地區的古代城堡完全一致。站在相對寬平的東北角的城垛上,東西方向的視野特別開闊,西望毛墩山(當地人對祁連山脈東段支脈拉脊山的稱謂),蒼翠如黛;東望遠處甘肅省永靖縣轄地,山嶺重重。正南面不遠處是紅合峴嶺,被當地人稱作“塌坡頭巷”的一條古道逶迤而來,如一條絲帶從嶺上鋪下來穿過黑城子,這是歷史上“絲綢之路”“唐蕃古道”“茶馬古道”的一條重要支線,也是一條“紅色之路”,是人民解放軍挺進西寧、解放青海的進軍路線之一。

    在轉導鄉,除了黑城子遺址外,還有一處烽火臺。這座烽火臺位于后坪村與落龍溝村交接的山頂上,因此被命名為后坪烽火臺,是民和地區保存最為完好的烽火臺。它的東面與永靖縣的烽火臺相聯系傳遞信息,在古代有著承西啟東的作用。

    在接官嶺村 感受歷史脈搏

    當2020年5月,一則《青海高原小城夫妻戰“疫”記》的新聞報道出現在眼前時,我在被這對堅守在戰“疫”一線的夫妻感動的同時,也對“接官嶺”這個地名產生了強烈的探訪興趣。因為在這之前,我只知道民和有個接官亭,卻不知還有一個接官嶺,二者是否有一定的關聯,是否都有“接官”的歷史意義?之后,在民和的一次采訪中,民和籍民俗專家蒲占新對我講述了接官嶺的故事,但因為其他行程原因,我并沒有走進它。

    這次我自然不會放過與它接近的機會。離開忠孝村的黑城子遺址,我便沿著事先規劃好的路線,前往轉導鄉東南部的接官嶺村。

    由于接官嶺村與甘肅省永靖縣新寺鄉交接的原因,自然也就成為了疫情防控的重點地區。走進接官嶺村,雖然已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歷史遺存,只留下了“接官嶺”這個有歷史感和厚重文化底蘊的地名,但在從西漢至清朝兩千多年的交通歷史上,它卻見證了文成公主西嫁的榮耀和“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絕于途”的盛況。

    在介紹接官嶺的歷史價值前,我們有必要先了解下鳳林津和蓮花渡兩處古渡口,因為它們與接官嶺有著密切的聯系。原來的鳳林津和蓮花渡在民和縣西南方向,處于轉導鄉接壤的永靖縣境內炳靈峽至劉家峽一帶的黃河上,遺址現已被劉家峽水電站庫水淹沒。

    鳳林津位于炳靈峽出口黃河南岸堿土川?!端涀ⅰ氛f,鳳林為山名,五峰并峙。昔有鳳鳥飛游五峰,故以鳳林名之?!肚刂萦洝氛f,袍罕原(今臨夏縣北原)北部名鳳林川?!独m修導河縣志》的文字可作為注釋:“鳳林川即今堿土川”。

    據記載,鳳林津自漢有之,直至宋朝。在唐代時,鳳林津尤為出名。主要是因為戰爭,這從文學作品中可見一斑。唐代著名詩人、詩圣杜甫在《泰州雜詩》中寫道:“鳳林戈未息。魚海路常難。候火云烽峻,懸軍幕井干。”唐朝著名詩人張籍在《涼州詞》中寫道:“鳳林關里水東流,白草黃榆六十秋。邊將皆承主恩澤,無人解道取涼州。”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設立的隴右節度使是當時最大的節度使之一,管兵七八萬、馬匹逾萬,戰略物資都由鳳林津運到青海防地,因此又在鳳林津上修建了浮橋。唐代后期名將、詩人高駢在《寓懷》詩中寫道:“關山萬里恨難銷,鐵馬金鞭出塞遙。為問昔時青海畔,幾人歸到鳳林橋。”

    隨著下游約5公里處的蓮花渡的興盛,鳳林津逐漸沒落,最終被蓮花渡取代,成為來往甘青的重要渡口。蓮花渡又稱黃河下渡,因位于蓮花寨旁而得名,是自明代以來由河州北鄉(今永靖縣)通往西寧、張掖、蘭州等地的要津。

    無論是從鳳林津,還是從蓮花渡過黃河,進入青藏地區,都要登上北岸的長夷嶺。今天我們從永靖縣出發經過劉家峽前往民和,由東向西經過轉導鄉接官嶺村的漫長而平緩的山嶺,就是古代的長夷嶺。

    渡過鳳林津和蓮花古渡,翻越長夷嶺進入青藏地區,接官嶺是首站,也是必經之地。據傳,唐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文成公主一行從長安出發,也是沿著唐蕃古道南道,經甘肅臨夏至永靖鳳林關渡過黃河,取道民和,走的也是轉導接官嶺、黑城子、馬營、古鄯,再經川口傍湟水西行,過西寧,越赤嶺(日月山),最終到達拉薩的。

    根據上述資料和地名推斷,接官嶺和接官亭一樣,曾經可能建有接待的官亭,迎送過往鳳林津、蓮花渡的官員、使臣、軍職人員。據說,朝廷官員從甘肅進入青海,弘化寺還會派人前往接官嶺迎接。轉導地區在明朝是軍馬的“圈道”,陜西布政使司曾設“黑城子牧馬監”,慢慢以諧音叫做“轉導”。

    民間也有另一種說法,稱這里為“界關嶺”,說是過去這里設有“界關”,可能是唐和吐蕃或者北宋和唃廝啰的交界處。這種說法雖無從考證,但可以肯定的是,設置“關隘”更說明了這個地方在絲綢之路和唐蕃古道交通史上的重要性。

    由此可見,絲綢之路南線和唐蕃古道在民和境內呈X形貫穿南北,接官亭和接官嶺分別是從甘肅臨夏地區渡過黃河由民和南部和東南部進入青海的第一站,是連接內地、黃河古渡和青海、西藏乃至西域諸國大通道的重要節點。

    在大灣村 領略非遺魅力

    離開接官嶺村,我便向北前行,去探尋此行的最后一站。來到大灣村看到,這里小麥翠綠,苞米成片種植,農家小屋掩映在樹林叢中,顯得格外美麗。大灣村,從地名就可以看出,這里所處山巒之間的“大灣”村,三面環山的地理特征造就了這里溫暖的“小氣候”。

    居住在永靖縣的漢族群眾有唱“財寶神”的習俗,2016年永靖縣“財寶神”入選甘肅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因為轉導地理的特殊性,也有唱“財寶神”的習俗,這種說唱藝術在大灣村尤為突出。

    大灣村的“財寶神”和永靖的“財寶神”一樣,其演唱題材和形式大同小異,都以跟隨社火演唱為主,主要演唱的有請“財寶神”唱詞、歷史事件唱詞等,如《昭君和番》《封神演義》《三國演義》《西游記》等。請“財寶神”事先必先以請柬相邀,得到對方的應允并約定時日,邀請方必虔誠相迎。送接雙方組成演唱班子相互問答,妙語連珠。

    大灣村的社火中也有“財寶神”演出,若社火中沒有“財寶神”就等于沒有“頭”(領隊)。每逢春節,“財寶神”組隊整裝演出時,由村莊推舉村中德高望重的人擔任“柱子”(主席),由毛老僧、掌燈官、鈸鼓手、中郎、臘花等表演人員組成“財寶神”隊。裝扮“財寶神”者反穿羊皮襖、披頭散發、頭插翎毛、懷揣“寶物”、手拿雞毛撣子,自稱“毛老僧”。掌燈官一般有四個,其他人員多少不定,少者十幾人,多者二十幾人。

    大灣村的“財寶神”除在本村演出外,也到鄰近村莊演出,按傳統的路線(俗稱馬路)和請柬順序,每晚出莊演出。迎接的村莊準備好演唱班子,先在村莊設案對唱,圍觀群眾也可參加,邊對唱邊行進,到東家大門前時,鳴炮歡迎。

    據民間傳說,“財寶神”的原型是漢朝蘇武之子蘇金。蘇武奉詔出使匈奴,匈奴單于威脅勸降沒有成功,一怒之下,強留讓他放牧牛羊。蘇武在荒野里生活了19年,在荒漠野地里渴飲冰雪,饑吞草氈,棲身在野猩猩洞中,被母猩猩強迫發生關系,生下善通人意、渾身是毛的蘇金。

    后來漢朝和匈奴和好,蘇武回到漢朝。蘇金在匈奴長大成人后尋父來到中原,蘇武引著兒子拜見皇帝。因蘇金渾身長毛,似人非人,相貌丑陋可怕,滿朝文武大臣望而生畏,都說是魔鬼,被皇帝下旨用金鐘罩死。蘇金蒙冤而死,刮起了一陣陣狂風,正如“財寶神”中唱的:“刮得碌碡滿場滾,刮得松樹翻了根,刮得黃河水倒流,刮得皇宮東西里奔。”后來漢皇知道蘇金受了冤屈,為求安寧,封蘇金為“財寶神”,讓他“普天之下訪善人,各家門上送財寶,百姓家里受香燈,各莊村里賀太平。”從此,民間逐漸形成了“財寶神”這一民俗。

    早在2005年,民和縣政協原主席趙永壽精心搜集、整理,并出版了《財寶神》一書,從這本書中,人們了解到“財寶神”的大致情況,也對此項民間文化遺產引起高度關注。在趙永壽的牽頭下,民和縣文化體育廣播電視局積極向青海省文化出版廳申報,其后被列入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得到保護和搶救。

    “財寶神”作為載歌載舞的一種民間習俗,豐富了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具有深刻的文化意蘊。從其唱詞和演唱方式來看,其中延續著原始居民生活儀式和祈求人畜平安、五谷豐登等內容的祀典儀式,具有多元文化的影子,種類繁多的演唱曲目、豐富的演唱題材和純樸生動、通俗易懂的語言,使“財寶神”這一民間藝術具有極高的文學研究價值和藝術價值。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020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