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6onx0"><nobr id="6onx0"></nobr></big>
    <strike id="6onx0"><sup id="6onx0"></sup></strike>

    <code id="6onx0"><small id="6onx0"></small></code>
    海東日報首頁

    甘溝,深山之間繪就多彩畫卷

    2022-11-15 10:37:56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文/楊琪昌 祁國忠 圖/龍家良

    說起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甘溝鄉,人們不禁會將它與“干溝”聯系到一起。當我們翻看《民和縣志》后,也確有“因境內河谷缺水而名,甘溝當為干溝”的記載。但當我們進入甘溝,一番探索后發現,“甘溝”一詞的含義大有來頭,不僅僅是書面上的含義,還有更深刻的內涵。此外,優美的自然風景、奇特的文化遺跡和獨具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更是為甘溝注入了一抹抹動人的色彩,構成了一幅多彩的人文畫卷。

    在甘溝行走,贊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同時,也會被卡地卡哇寺的“兩奇”、遺存的明長城、西域商王的傳說、河湟彩繪這些人文氣息所吸引,更會被甘溝近年來的快速發展所折服。

    積石山下家園美

    甘溝鄉位于民和縣西南部,距縣府駐地70公里。甘溝鄉西面是巍峨屹立的積石山,好似一道綠色屏障,南北延伸;南側是官亭鎮,黃河從此地緩緩流過;北側是滿坪鎮,這里與白雪皚皚的康格達山遙相呼應。

    “積石”一詞由來已久?!渡袝?middot;禹貢》中有“浮于積石”“導河積石”之說。積石峽谷自古是內地通往青藏高原的要隘。歷代封建王朝曾在峽口筑積石關屯兵駐守,明河州衛所轄的二十四關中的第一關就是積石關,此地號稱“積石鎖鑰”。積石山有大小之分,大積石山是阿尼瑪卿雪山;小積石山就是《尚書·禹貢》中的“積石”,即祁連山的延伸部分,這段山在民和境內呈南北走向。

    關于積石山的來歷,有個美麗的傳說:遠古時期,女媧在此地用五彩石補天后,將剩下的石頭堆成一座大石山。山上的石頭極其精美,色彩還會隨著太陽光的強弱不同而發生變化。由于是女媧堆積石頭而成的大山,故而人們將此山稱為“積石山”。

    這里在秦漢以前屬于西羌部落駐牧地,山下是茂密的草叢森林。從西漢到明代,大量東部漢族人口西遷,人口慢慢相對集中起來,將這里逐漸開發成盛產小麥、洋芋、豌豆等農作物的“米糧谷”?,F在,這里的村民大都利用機井取水、灌溉農田。每逢夏日,綠色的麥浪、黃色的油菜花海,加之綠樹成蔭,村莊掩映在綠色的海洋之中,景色迷人。

    據《民和地名志》記載:甘溝鄉位于青海省海東市民和縣境西南部,此地有一條溝,溝中沒有水,屬于山溝谷地,故得名甘溝。然而,在當地民間傳說中,“甘溝”系藏語,稱“噶瑪洛”,意為“沒有下達旨令不得撤退”。“噶瑪洛”在“茶馬互市”和“唐蕃古道”中具有重要的意義,創造了燦爛輝煌的民族文化。

    據傳,唐玄宗年間(公元775年),西藏藏王赤松德贊的四太子帶兵遠征,在河湟地區平叛取得勝利后,駐守于甘溝一帶,讓9名將士留守此地,并降旨無藏王旨令不得撤離此地。久而久之,藏王始終沒有下令撤回,留下來的將士們在這里安家落戶,娶妻生子,繁衍生息,成了“噶瑪洛”人。據說,現在甘溝鄉藏族群眾就是他們的后裔。

    甘溝是古絲綢之路的必經地,往昔的“噶瑪洛”曾有“朝貢不絕、商旅相繼”的極盛場面,是青海民族貿易的主要集散地和交易市場。

    山中古剎有“兩奇”

    在甘溝,卡地卡哇寺是永遠無法繞開的話題,這不僅因為它是明代藏傳佛教格魯派在民和地區所建的三大寺(弘化寺、靈藏寺、卡地卡哇寺)之一,更因為它的“兩奇”特征一直吸引著人們前來。

    卡地卡哇寺坐落于距離川官公路甘溝段東部6公里處的靜寧村,正如村名一樣,這里群山環繞,靜謐安寧。站在遠處的制高點遙看卡地卡哇寺所在地不難發現,它藏身于一座古堡中,因此這里被稱為卡地卡哇寺古城,也是明長城在民和縣境內的重要城堡之一。據相關資料記載,明長城在民和境內的四座城堡,有兩座是寺城(卡地卡哇寺和轉導鄉的弘化寺)。

    據傳,舊時(卡地卡哇建寺前)古堡城內曾設過官邸衙門,城墻東西長160米,南北長185米,墻高11米至15米,基寬5米至7米,夯土層0.1米至0.2米。開東門,有甕城,長30米,寬12米。城角及西南、北墻有馬面,長10米,寬2.5米。

    據《明實錄》記載,明朝青海地區貢馬回賜錢鈔中有“四處西寧衛靜寧寺僧上貢”的記錄。因此,卡地卡哇寺古城在明清兩代兼有防御并管理該地區軍政職權的作用。作為“軍堡”,它的功能包括屯兵、屯糧、治安、導引交通、傳遞信息、邊境檢查與貿易保護等。軍堡更重視守望和控制,城門外多有甕城等,軍堡和民堡都是堡與堡相護,但是軍堡與寨、烽火臺(該城的東北有明代朱家嶺遺址)的結合更成為完整的防御系統。因此,卡地卡哇寺于2001年被列入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加大了對該寺的保護力度。如今它已成為旅游勝地,每年前來觀光的游客絡繹不絕。

    寺院藏身古堡中,是卡地卡哇寺的一奇。第二奇是自畫像會說話??ǖ乜ㄍ鬯抡洳刂患鴮毤壍恼滟F文物——宗喀巴自畫像。

    據傳明朝永樂年間,宗喀巴的母親香薩阿切很是想念遠在西藏的兒子。恰好商人諾日桑布要去西藏經商,宗喀巴的母親便托付他將自己的一縷白發交給兒子,并告訴兒子媽媽想念他,讓他回家來看看。當宗喀巴接到白發和口信后,卻忙于事務無法回家探親,便繪成自畫像一幅,并以自己的鼻血開光,讓他帶給母親。并給母親捎口信說:見到此像如見到我本人,它會叫您阿媽,和您說上三天三夜的話。

    諾日桑布覺得此像非凡,于是另繪了一幅交給香薩阿切(現存塔爾寺),而將宗喀巴親手所繪的畫像帶到卡地卡哇寺。據說那副“贗品”像到了香薩阿切手中后,居然也叫了三聲阿媽,然后閉口不言,稍慰了一位慈母的思子之情。以此緣由,卡地卡哇寺蜚聲藏區,成為藏傳佛教圣地之一。

    西域商王美名揚

    從官亭、甘溝、滿坪、古鄯經西溝、李二堡、峽門至樂都部分,是進入青海省省會西寧市的咽喉之地,且與“唐蕃古道”局部重合,這是經學界考證的絲綢之路東段南線的支道之一。自漢唐以來,頻繁的商貿流通和茶馬互市形成了“中原茶帛移西北、河湟駿馬馳長安”的繁榮景象,也書寫著東西交流、民族融合的史詩。被稱為“西域商王”的諾日桑布,是“唐蕃古道”上的商界精英,也是漢藏文化傳播者之一。

    諾日桑布26歲開始在青海、寧夏、西安一帶做生意,很快他便在商界中名聲大振。憑著自身會說藏語、漢語、蒙語的優勢,38歲時,他的生意擴展到了內蒙古、新疆、西藏等地。

    那時做生意都是用駱駝或騾子馱運貨物,因路途遙遠,天黑時,走到哪里就在哪里搭起帳篷就地休息。一次,諾日桑布又出遠門經商,一天晚上,諾日桑布的帳篷里發出祥和的光,潔白明亮的光芒將一百六十個眷屬帳篷都照亮了。更神奇的是,半夜在帳篷外守護諾日桑布的人說,親眼看到諾日桑布已經睡著了,但他在睡覺期間,眼睛經常睜開,眼里發出白光,尤其是在遇到危險的情形時,光會越來越亮。大家對此嘖嘖稱奇,議論紛紛,都認為諾日桑布不是一般人,而是財神轉世,誰和他做生意都能夠成功……

    在甘溝,有關諾日桑布的傳說遠不止于此,各個有理有據,出神入化。

    久美佐巴是卡地卡哇寺管會主任,他從1981年4月開始,便全面研究并廣泛搜集整理雪域商王諾日桑布的經商事跡及傳說,并籌集資金將自己搜集整理的諾日桑布的故事傳說印刷成《卡地卡哇寺精要》《卡地卡哇寺雪域商王諾日桑布的故事》等圖書,還制作了一部諾日桑布傳說故事的動畫片和一部雪域商王諾日桑布光碟。

    他積極組織作家文人撰寫雪域商王的故事發表于《中國土族》《青海藏族》等雜志上,并組織搜集素材將雪域商王的故事傳說在中央科教頻道和戲曲頻道播出,擴大了雪域商王的影響力,提高了卡地卡哇寺的知名度。

    同時,他對雪域商王諾日桑布的住所遺址、墓地遺址樹碑立傳,積極組織撰寫相關資料,開展保護搶救傳承活動,2018年《諾日桑布的傳說》入選第五批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久美佐巴也成為該項目的傳承人。目前,他正在籌建雪域商王諾日桑布研究會,籌建雪域商王諾日桑布廣場,恢復諾日桑布故居,其目的就是更好地將雪域商王諾日桑布的傳說故事和歷經艱難困苦經商的精神永遠傳承下來。

    傳統技藝獲新生

    甘溝鄉有著十分豐富的民俗文化、古建筑群彩繪、工藝美術等資源。這里的彩繪廣泛使用于古建筑、面具及出嫁姑娘的陪嫁花箱子、炕柜上。傳統彩繪歷史悠久,自明代起隨著藏傳佛教文化傳入河湟谷地,隨之將彩繪也傳入河湟各地。甘溝鄉的民間藝人又將彩繪同藏傳彩繪結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甘溝傳統彩繪。它的傳承圖案新穎別致、精細優美,人物、山水、花草、飛禽走獸形象生動逼真,“八寶蓮花”“梅蘭竹菊”“琴棋書畫”“富貴不到頭”等內容富有深刻寓意,反映了人們祈福納吉,向往幸福美好的愿望。

    靜寧村的七旬老人李海山,系青海省二級民間工藝師,他在年輕時跟隨當地有名的韓家畫匠韓寶軒學習河湟民間繪畫技藝。后來又拜鮑家畫師扎西尼瑪學習民間繪畫技藝。從1985年至今,他一直在河湟地區從事民間彩繪,在甘肅永靖以及青海果洛、海南、黃南等地留存著他繪制的古建筑彩繪。經申報,河湟彩繪入選第五批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李海山被授予河湟彩繪省級傳承人。

    李海山主要畫藏式七寶、八寶吉祥等圖案,以及漢式八寶等經典故事,卷包云子、吉祥動物。如:龍鳳、飛馬、獅子、麒麟走獸等,還有各種折帶、別子(幾何圖案)蓮瓣和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瓜果、風云雷電等。他的這些畫作,線條優美,層次分明,顏色鮮艷,布局合理,設計新穎,立體感強,光度亮,寓意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社會和諧、吉祥如意。

    為了使河湟民間彩繪技藝能夠得到有效保護和傳承,目前李海山已培養徒弟10人,今后他將在現有的基礎上傾心培養,發揮余熱,讓更多的年輕藝人脫穎而出,將河湟民間彩繪技藝一代一代傳下去。

    如今,在整個縣域大循環農業的推動下,甘溝鄉特色種養殖等綠色資源也不斷向產業優勢轉化,鄉村特色旅游相繼興起,特別是民和川大公路中軸線南伸北展,從天路桃源到甘溝綠色田野,再到黃河沿岸生態區,逐步加快文旅產業與現代農業、美麗鄉村聯動發展,以及甘溝鄉卡地卡哇寺旅游線的立項實施,在綠色引領、振興鄉村、文旅產業、多元文化的發展路徑下,一個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麗鄉村,正在黃河北岸崛起。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020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