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6onx0"><nobr id="6onx0"></nobr></big>
    <strike id="6onx0"><sup id="6onx0"></sup></strike>

    <code id="6onx0"><small id="6onx0"></small></code>
    海東日報首頁

    麒麟河

    2020-11-24 11:09:56 來源:海東日報社 點擊:
    □王偉章

    麒麟河,又稱南川河,位于我居住的西寧市西山東麓,西山和南山之間,常是我散步之所。河流經過西寧市湟中區上新莊村、加牙村、黑古城村、徐家寨村、謝家寨村、尕莊村等古老村莊的層層庇護,最終流入城市給它量身定制的河床,匯入湟水河中。今天,人們對已屬城中位置的麒麟河了解并不多。許多人自始至終認為,是青海地方統治者馬步芳為紀念自己的父親和叔叔馬麒、馬麟命名了麒麟河。

    民國,作為離城最近的水系,除北門外,這里便是西寧城中人們生活的重要水源地,人們不僅在此汲水,婦女們也會結伴在這里漂洗衣物,甚至到了天氣暖和的時候,閑暇的市民會在這里野炊。而春夏之際,湟水上游冰雪消融,水源充足,流至西寧,南川河先后注入湟水,遂使河水驟漲,波濤洶涌,為百姓旦夕之所觀。因此,也有了“湟流春漲”的西寧古八景之一。

    查史可知,麒麟河最早稱為牛心川。而稱牛心川的原因,據說這與湟中區上新莊鎮加牙村川水中的牛心堆有關,牛心堆孤立于川水中,土呈紫色,遠看形似牛的心臟。生于5世紀中期的酈道元在《水經注》寫道:“湟水又東,牛心川水注之。水出自縣治西南遠山,東北流經牛心堆,又北流經西平亭西”,這或許是有關麒麟河最早的記載之一。

    麒麟來作人間瑞。在科學技術不發達的中國古代,人們普遍相信天降祥瑞,是天下太平的征兆。七步成詩的曹植就曾給魏主,也就是自己的父親曹操進奉過著名的《龍見賀表》,“臣聞鳳凰復見于鄴南,黃龍雙出于清泉,圣德至理,以致嘉瑞”,以賀曹操承繼大統。麒麟出現,據說與歷史上在西寧建都的南涼國有關。“麒麟,天地之圣物也,非升平不生不現,非太平不居不靈。既至文明,始顯麒靈,火麟瑞獸,懿哉嘉物,四靈之首,惟獸之伯。世平景泰,否則蹇足,德以衛身,不布牙角,威體大美, 以昭暇福,佑祚光漢,永葆社稷”。何況“龍見于長寧川,麒麟游于綏戌”,就在眼皮底下。在文人的勸進下,南涼第三位統治者禿發利鹿孤于東晉隆安三年(公元399年)遷都麒麟呈瑞的西寧。

    我是始終不相信天降祥瑞的說法,禿發利鹿孤遷都西寧,或許只是擺脫兄長禿發烏孤酒后墜馬陰影和鮮卑舊有勢力,借眾人之口。遷都西寧可以實現自己獨自支配王國的目的。他甚至以祥瑞為由,打算稱帝,但是在安國將軍鍮勿侖的勸導下,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就在那年,他率軍攻伐氐族貴族呂光建立的后涼,大敗涼軍,俘獲金城侯楊桓,并強遷其人口二千戶。建和三年(公元402年),又派兵攻破魏安(今甘肅古浪東),俘獲占據當地的焦朗。同年利鹿孤去世,謚康王,葬于西平東南(今西寧市大圓山)。他是南涼唯一一個得到善終的國君。他遵循父親禿發思復鞬囑托,王國不是由自己的兒子而由更小的弟弟禿發傉檀繼位。

    禿發利鹿孤繼位后,曾派記室監麹梁明到北涼國主段業那里通問修好。段業問:“貴主先王烏孤開創大業開啟世運,功高于先世,理應為國家的太祖,他有兒子,為什么不繼立?”曲梁明說:“先王有子羌奴,不讓他繼立是先王的遺命。”段業說:“從前周成王年紀小,周公、召公做宰輔;漢昭帝八歲,金日磾、霍光輔弼。雖然繼位的兒子年幼,但是兩個叔叔善美,左右輔佐,不也可以嗎?”曲梁明說:“宋宣公能把國家讓出來,《春秋》中贊美他;孫策把國事交給孫權,終于開創了吳國的大業。而且哥哥死后弟弟接替,這是殷湯的成法,也是圣人的格言,千秋萬代的通則,為什么一定要兒子繼承就對,弟弟接替哥哥就不對呢。”段業說:“說得好??!使者的話有理。”

    民國,青海地方統治者馬麒也沒有直接將青海統治權不是交給自己的兒子馬步青、馬步芳,而是交給了弟弟馬麟。當時,或許升任省主席的馬麟也覺得麒麟河與其自己兄弟姓名暗合,是天意安排,在入城一段,引泉水,植花木,建成青海歷史上第一個向民眾開放的公園——麒麟公園。馬步芳逼走叔父馬麟,任青海省政府主席,兼國民黨青海省黨部主任委員,取得青海軍政大權,那是后話了,他當政時,誰會想到被趕下臺的結果。

    麒麟河在北宋還稱過青唐水,清代甚至直譯為西喇苦特河。而青唐水的得名無疑與唃廝啰在此所建青唐城有關。宋人李遠的《青唐錄》中說:“……又二十里至青唐城。城枕湟水之南,廣二十里,旁開八門,中有隔城……城西有青唐水入宗河……”宗河,即湟水河。正是從宋建立西寧州開始,麒麟河在中華語境中,就只有這一個使用至今的名稱:南川河。麒麟消失了。這無疑是“頭上貂蟬貴客,花外麒麟高冢,人世竟誰雄”地方話語權建構和結構的結果。

    麒麟河是河,承載著歲月的蹉跎,百轉千回。又不僅僅是河,那跳躍的波浪更像是一個個記載時間的符號,將流淌的歷史用蔚藍的河水層層包裹。

    近年來,南川河攔河筑壩,修建護堤,種植樹木花草,清水入城,大大改善了河流水生態、水環境,尤其是解放渠渡槽段和入湟水河口段兩處濕地呈景觀效應,為市民休憩之所。借舊河道名,此河段命名為麒麟灣。而我三十多年前記憶中,中臺(麒麟灣段)依河而立的“殷家莊”“譚姓莊”,還有“高槽兒”“深溝兒”,以及“陳家大園子”等等,卻早已沒有了蹤跡。目送飛鴻去,何用畫麒麟。也許,只能在陳元魁先生的小說《麒麟河》中尋找了。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2020久久久久国产线看观看